快手上市夭折了吗?未来命是系直播电商吗?

快手app自推出以来,大众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到现在直播带货的兴起,快手电商这一版块已运营得有声有色,为其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去年11月起,快手一直筹备着上市的事宜,那么快手成功上市了吗?

快手上市夭折了吗?未来命是系直播电商吗?

2月1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音集协”)在官网披露了一则题为《关于要求快手APP删除一万部涉嫌侵权视频的公告》,指出其近日委托“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快手上未经许可使用音集协管理的录音制品的行为进行监测,发现涉嫌侵权复制录音制品作为背景音乐的视频数量达1.55亿个。

公告内容显示,快手并没有按要求缴纳歌曲的版权费用,而是擅自使用,应按要求“下架”,而失去了音乐版权就意味着失去了短视频的半壁江山,这对于快手的短视频之路来说,无异于被卡住了脖子。

雪上加霜,公告不止对快手短视频的内容有所影响,更有媒体表示,苹果商店官方已要求快手尽快与音集协解决版权问题,否则App将会被下架。失去了iPhone阵地,意味着快手近几年规划的上浮之路,失去大量的目标用户,也会极大的限制了快手的上市想象力。

虽然目前还未有迹象表示快手上市会因此受到影响,但版权之争将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一仗,那么快手会像蚂蚁一样,上市“夭折”么?

“釜底抽薪”

在这个“节骨眼”上,遭遇版权争端,快手该如何招架?

音乐版权的缺失最终多大程度“阻击”快手上市还不得而知,这带来另一个直接结果就是,视频直播时代的C位之争,将继续悬而不定。

众所周知,快手上市不仅是为短视频第一股一锤定音,也是为直播电商第一股一锤定音。

虽然从交易额来看,快手远不及淘宝直播,但淘宝直播虽然体量庞大,也只是巨型阿里体内的一小部分,而快手直播电商的意义在于两点:

一个是直播电商业务对于快手的意义,从快手目前的收入结构看,2018年之前,直播业务贡献了超过90%的营收,虽然从2019年开始,在线营销和电商的收入占比开始快速扩大,但直播业务依然是大头,2020年前三季度,快手总收入达407亿元。其中,直播收入253亿元,线上营销服务收入133亿元,电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分享等其他服务业务收入20亿元。

另一个是直播电商这条火热的赛道中,快手是仅次于淘宝直播的存在,在龙头老大淘宝直播单独上市的可能性还值得推敲的情况下,“业界老二”即将到来的上市是行业的最强兴奋剂。

资本市场的反应最能说明问题。

早在去年11月,快手传出上市传闻,相关公司股价就开始出现增长,在今年1月份上市只差临门一脚时,相关公司股价突然出现暴涨,其中网红直播板块最为甚。星期六、昆仑万维、盛讯达、祥源文化等。以昆仑万维为例,股价于去年年底12月29日触底反弹后,1月8日公司股价涨幅11.72%,此后持续震荡上行。

把视线拉回到快手本身,快手上市等于直接锁定了视频直播第一股这个宝座。

事实上,这也是即便有音乐版权的隐患,快手依旧被广泛看好的原因。虽然和抖音过去多年勇争短视频No.1,但短视频不是快手的一切,通过对直播电商的不断加码,快手对短视频的依赖程度,远远低于抖音。

融合了短视频和直播的快手,呈现出的是这样的场景。

根据艾瑞咨询,2020年1—9月,全球范围内,快手是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最大的直播平台;以平均日活跃用户数计第二大的短视频平台;以及以商品交易总额计第二大的直播电商平台。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收集整理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xwke.com/190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