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频道停播背后,新时代的电视要靠什么强力反击?

新年第一天,陈叔打开电视机搜索电视频道,他发现原本的贵阳法制频道不见了,拿着遥控器翻找几遍,问了儿子之后才知道贵阳法制频道已经在12月31日晚24点停播撤销了。

它的消失看起来并不重要,然而对陈叔来说却是一个打击,因为这个频道早已构成了一段段不太起眼的日常,他将遥控器停在某频道半许,回头看了看正在用手机刷短视频的孙女,思绪万千,仿佛看到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和远去。

如今社会已全面进入数字时代,但电视机依然是大众最熟悉的媒介,是40后至00后的共同记忆,只是在互联网生活的全面进击下,电视频道的收视和发展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为进一步规范台内广播电视频率频道设置,优化结构布局,切实推进频率频道的精简精办和高质量创新性发展,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媒体融合发展上来,2021年以来,山西广播电视台少儿频道、MTV音乐电视台中文频道、湖北广播电视台休闲指南频道、广东广播电视台高尔夫频道、山东广播电视台国际频道、贵阳广播电视台旅游生活频道等14个以上频道相继停播,电视频道又现停播潮。

细察之下,“停播潮”不仅是影视行业发展更迭的阶段现象,更显现出了时代浪潮中的人物故事和社会进程变化。

“奇迹”与“日常”

《日常》里有这样一句话,“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日常,就是一次次的奇迹。”

如今数量种类繁多的电视频道,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只有1到3个左右,寻常的一户一电视机,在当时大多数家庭中是一种“奢侈”。

“当时一个村子(现在的县、区)只有几户人家能有条件、有能力买到和抢到电视,我们都称他们为‘大户人家’,并不是说其他人没有钱,只是那时电视供不应求,所以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潮流象征。”60后的林娟如此回忆道。

林娟是幸运的,她在多次排队和抽奖后被选中,哥哥帮她把电视搬回了家,那时,林娟家成了村里的热门聚会场所,邻居和朋友们常拿着食物和凳子争相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节目,看《上海滩》,感叹影像中的“奇迹”。

在接下来的发展中,以中央台为中心,地方台开始确立开拓,电视广播行业正式形成,逐渐丰富的影像在带来耳目一新的视听体验外,电视频道还构筑了人与人之间的羁绊,赋予更多人梦想。

72年出生的文霞家有长姐和弟弟,二女儿的身份练就了她的忍耐力、包容力,以及生存能力,同时她的性格在家里各类长辈的忽视和重度压力下变得自卑且内向,渐渐关闭内心。

去小卖部看电视是她唯一能感受到放松的时刻,也是在那里,她与一生挚友相遇,在对方的邀请下偶然做出再次相聚的约定,日复一日,文霞原本单纯的放松时刻变得更有意义,也让文霞封闭的内心再次打开。

文霞的儿子陈浩在儿时听到母亲的这段经历后,有了想帮助他人建立连接、助力梦想的想法,便在高考时报考了传媒行业,学成之后,他回到了家乡电视台任职,希望通过播出报道社会民生新闻来帮助更多的人,反馈群众声音。

电视频道不仅是信息传递、普及知识、为大众制造快乐的媒介,也是用影像和信息搭建的信息桥,为很多不同性格、民族、种族、国籍的人建立了羁绊,它是生活方式、时代发展,以及群众理想。

时光流逝,这份“奇迹”变成了每一个人的日常,同时在碎片化信息流的冲击下,电视频道的特殊意义正在消失。

失去“顺位”

数字时代的来临和爱腾优芒等视频平台的全面布局,深刻改变了人们视听娱乐方式,影响了剧、综等节目对上星的重视程度。这一点,电器行的老徐和大型节目导演灵儿有着最直观的体验。

首先是贵为“四大件”的电视机,它已经告别行业激烈的“技术竞争”好几年,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彩电零售量规模为3835万台,同比下降13.8%,销量再创新低。

“我们自己做各品牌的代理经销商,能深刻感受出不管品牌多大,质量多好,电视真的是越来越不被人需要了。以前凡是有拆迁、回迁、搬家的都会买一两个电视,那时我们销量大概一个月35到45个左右,后来电视功能多了之后,几乎一家一个,这时每月卖出17个左右,现在一个月平均只能卖出2到3台,甚至有很多人有了手机电脑后不再需要电视,把家里的电视二手超低价转卖,或者以不到100元的价格卖给收废品。”经营电器行的老徐说道。

在碎片化信息流和视频平台的夹击之下,曾经贵为时代“四大件”之首的电视正在走下舞台。

综艺节目的改变,灵儿可以说是电视末潮的见证者。她初中和高中时期的假期时间几乎被光线传媒旗下的节目所支配,大学毕业前她如愿进入光线实习,被分配到当时光线的综艺事业部大型节目组担任选角导演,也是从那时开始经历光线部门融合转变和电视综艺市场的变化。

“当时光线的节目跟中央台和地方台都有合作,而且地方台是深入到县级的,所以在全国的覆盖面和国民认知程度都很广。大概14年左右,视频平台开始越做越大,大众接收到的信息流变广,电视综艺收效开始变弱,旗下主持人向全能艺人发展,光线内部部门进行了整合,减弱电视综艺方面的投入和露出,公司正式开始倾向影视,特别是电影方面发展。这也算是一个行业分水岭,因为变更的两年间,电视综艺合作外包制作的情况急速减少,留下的大多数是台内自制独播的节目了。”大型节目导演灵儿如是说。

而影视方面也是如此,2016年CSM的数据显示,电视接触占比正在随着被访者年龄提高而提高,55岁及以上人群每天在家里接触电视的人数占比为96.5%,而15-24岁的人仅有50.8%。曾作为观剧主要形式的电视台,正在失去优先播放地位和观众的重视。

“新电视时代”的反击

数据显示,台网联动格局确定的2018年到2020年期间,鞍山电视台播出频道数量由5个减少到2个,深圳电视台由18个减少到16个,柳州电视台由5个减少到3个,汕尾电视台由3个减少到1个,肇庆电视台由3个减少到1个,株洲电视台由3个减少到1个。2020年,电视用户数量跌破1.4亿,2021年年底还会跌破1.2亿。

目前网络观剧的方式深入人心,电视台在内容端对题材的限制加大;诸多热门大剧可以网络独播,却很难电视独播,无论是从观众消费习惯还是内容供给渠道来看,电视卫视已难以回到以往的盛世。

停播潮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不得不再次正视电视频道的节目和剧集越来越固化,能获得年轻人喜爱的作品数量有限的事实。

2020年11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广播电视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提出,要加快推进频率频道和节目栏目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解决同质化过剩供给问题,强化需求导向、服务实效。精办频率频道、优化节目栏目、整合平台账号,对定位不准、影响力小、用户数少的坚决关停并转。

2020年期间,总局先后批准撤销7套电视频道,2021年撤销14个电视频道,同时批准调整优化了一大批专业频道频率,进一步对全区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的公共频道撤销或调整、专业节目播出比例、电视频道高清化转换等方面提出时间和工作要求,全面创造“新电视时代”。

在这场新时代浪潮中,河南卫视无疑是最佳开拓者和引领者,自《唐宫夜宴》在短视频平台爆火后,河南卫视后续推出的《元宵奇妙夜》《清明奇妙游》《端午奇妙游》《七夕奇妙游》等“中国节日”系列节目,在完成台网营销联动的新形式的同时,掀起了一场新电视文化变革,且至今为止,能够像河南电视台一样勇于创新、专注发扬中华文化的卫视频道仍屈指可数。

河南卫视的成功,让文娱领域的投资商和广告主们再次看到了电视频道强大且深入的影响力,一定程度上松动了“电视将死”的印象。

总之,电视的行业中心地位虽然被撼动,但短视频行业和视频平台的频频爆雷,也给了电视台重振旗鼓的反击机会,在不断调整融合频道后,就算难回盛世,未来数十年中,电视也将会是重要资源战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收集整理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xwke.com/219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